性感mm_性感的女神_性感肥臀

屑小的欲望

时间:2020-05-27 15:28:11 出处:性感mm_性感的女神_性感肥臀

  我記起每一個清晨,十歲的富九睡眼惺松摸黑走出房門,來到竹林下大便。這時鄉村的人們還在夢中。之後富九在他傢門前的那塊光滑的石塊坐下,周圍的黑漆的竹林在微風吹過後發出嘩嘩的聲響,一些竹殼輕微墜下,碰撞的聲音讓富九感到愜意。涼意襲來的時候富九發覺一隻騷鼠從他的腳底下爬過。他沒有十分覺察和受到驚嚇,像每一個清晨,他出神地註視著淹沒在漆黑之中的穿過竹林的小路,他仿佛看到在城裡做工的父親笑哈哈地騎著破柴樣的自行車突然出現,車頭上掛著肥肉和一些甘蔗。富九在這種時候總莫名其妙地興奮,甜蜜的感覺漫遍他瘦小的身軀。我還看到,一些口水源源地在他的嘴角滑下,順著他的狹窄的胸部滑到肚臍下面。

  陽光開始透過林子,他聽到許些麻雀在竹林底下在吱吱喳喳。這時,他的母親喊他瞭。

  富九沒有理會母親的呼喊,他覺得母親的聲音很刺耳,有時他躲藏在青的床底下也抹不去母親的尖叫聲。他不明白母親為什麼老在喊他。

  富九拿瞭五個彈珠去找阿禾,他在龍眼樹下遇到瞭阿禾。我們玩彈珠吧,他說。他想贏些回來。阿禾露出不屑一顧的神色。最後他不但沒有贏,連最後的五個也輸瞭。富九有些不甘,想又去買些回來,但他的身上連一分錢也沒有。阿禾將一個彈珠塞到他的手上還對他說,中午我們到長水玩好嗎?富九點點頭。長水是個誘人的地方也是個夢寐以求的地方。

  富九經過青的傢時,看到青正倚在廚房門前,啃著一個噴香的番薯。富九才發覺自己已經是饑腸轆轆瞭。口水又從他的嘴角邊掛下來。富九走過去對青說,給我吃一口好嗎?不行,青的態度非常堅決,還掉轉瞭身子。富九有些失望,但沒有死心。就一口,富九說。一口也不行,青說,除非你跟我玩過傢傢。

  好呀,富九喜出望外,他聞到瞭番薯的清香。怎麼玩呢?富九問。他眼死盯著番薯,有點心急。

  你把褲子脫下來讓我看看,我就給你吃。青說。

  富九有點難為情,他的臉一下子紅瞭。不過他經不住番薯的誘惑,最後還附加瞭一個條件,那就是大傢都脫。青勉強同意瞭。

  富九先脫,他看到青在目不轉睛地看,他的小雞雞硬瞭起來,他想撒尿。青也脫瞭,富九看到青大腿兩側的光滑的圓點。富九有伸手撫摸的欲望。

  為什麼會是這樣?青問富九。

  我也不知道,富九說。

  青在遞番薯給富九吃的時時候,對富九說,我做你的老婆好嗎?好,富九貪婪地吃著番薯邊說,好。富九還對青說,中午我帶你去長水玩。青不同意,青說,我媽媽會罵我的。

  富九回到傢裡的時候,母親已經出田瞭,隻有堂兄佝僂著腰坐在門前,拿著水碌竹在咕咕地吸。富九發覺堂兄用一種古怪的眼光看著他,富九一陣發毛,心裡覺得不大自然,他總覺得好像遇到騷鼠一樣。他的心怦怦地跳,他吱唔著撒謊著說,保,鄰村的荷叫你過去坐呢。

  是嗎?富九看到堂兄露出驚喜的神色,放下水碌竹,一溜煙跑出去瞭。

  富九有點後怕,他連忙閃進房裡,在衣櫃裡,他找到瞭一疊十元一張的錢,他知道那是母親用來買水牛的錢。富九猶豫地抽出瞭一張。去長水,富九心裡想。

  富九和阿禾走出村邊,午間的熱辣和人們在午間勞作時動作遲滯的情景讓富九總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阿禾拾起一片石塊,擊中瞭一隻正在躍起的青蛙,青蛙的悲鳴在午間變得刺耳。在這時他們遇到瞭要去割草的青。我們一起去長水吧。富九對青說。他們看到青搖瞭搖頭,挑著擔子,向水草豐茂的地方走去。富九仿佛看到青失望的眼神。

  去長水,去長水。一些在江邊洗衣服的年輕的婦女看到他們在江堤歡欣雀躍的身影。現在他們興奮地沿著江堤走,輕松的腳步好似踏在滔滔而下的大江上面。他們不知道路途有多遙遠,他們已忘記瞭疲勞。

  後來他們終於到瞭長水。他們第一次走在如此熱鬧的地方,走在車水馬龍的地方。他們有說不出的新奇與興奮。神奇的情景給富九帶來瞭難以忘懷的印象。他們來到瞭一間食鋪,富九買瞭兩碟薄餅。他們看見師傅麻利地將薄餅切成許多小塊,點上一些油花,然後灑上一些芝麻。一股清香在彌漫的時候我看到富九的嘴角已掛上瞭口水。他們開始狼吞虎咽起來,情景是如此難忘,你們會想象到他們吃得香口噴鼻的嗎?這讓我想起飛奔的感覺,還讓我想起做愛的情景。我知道他們就這樣流連忘返地在長水閑逛,其中還看瞭一出戲。直到日落西山,他們才依依不舍地走上江堤,他們的衣袋都裝滿瞭圓形肉餅。回來的路上阿禾在一個勁地吃,肚子已變得滾圓。阿禾說富九你為什麼不吃瞭?富九說留著。富九看見阿禾將剩下的都灑下瞭大江,一個個肉餅在大江上翻騰著肚子,飄浮而去。富九對阿禾說,你為什麼都扔瞭呢?留下來有多好。阿禾說你也扔瞭吧,要不回去你媽知道瞭會罵你的。富九沒有出聲。阿禾見富九鼓漲的衣袋,心裡又有些後悔。

  黃昏的時候,西邊已經一片通紅,大江上面仿若鍍上瞭金色。江堤上的兩個人兒拖著長長的身影磨磨蹭蹭地走著。直到累瞭,他們便躺在江堤邊的一塊光滑的石塊上面。涼爽的感覺使他們不止一次地回想起剛才在長水的快活。

  他們是摸黑入村的。他們經過瞭阿瓊的鋪子,他們看見在微弱的燈光下,一些人在興致勃勃地玩撲克,吆喝的聲音傳得很遠,打破瞭鄉村的寧靜與寂寞。阿瓊雙手托著臉,笑咪咪地看著他們。他們很快地穿過瞭阿瓊的鋪子。

  他們分瞭手。後來富九經過瞭青的傢,他看到瞭青映在窗子的身影。富九將衣袋裡所有的肉餅都放在青的窗口上,他沒有呼喊青,他在離開時想,如果和青一起去多好。

  富九踏進傢門時,看到傢人都坐在廳上。看見富九回來,都把目光轉到他的身上。富九有點不自然。在月光這般皎潔這般美好的夜晚,若在平時,他的兩個姐姐一定出去邀女伴玩去瞭,他的媽媽這時一定在洗衣服或幹一些其他白天沒有幹完的活。今晚的氣氛就不一樣呢。富九想。

  去哪瞭?媽媽問。

  去長水瞭,富九說。他看到姐姐向他投來羨慕的目光。

  還剩多少錢?富九。富九聽到媽媽嚴厲地說。

  富九連忙把錢都掏出來,媽媽數瞭數,還有四元九角。

  媽媽,我去長水瞭,富九小聲說。他看到媽媽的眼角溢出瞭淚花,他有點害怕。

  我叫你還敢,媽媽抓住他的手,還在他的屁股沉沉地打瞭幾下。

  富九沒有哭,他的一雙眼睛迷茫地望著漆黑的外面。

  媽媽後來摟著他,流著眼淚對富九說,你爸很快就要回來啦,你爸他騎著那部自行車,車頭上掛著兩斤肥肉,還有一些甘蔗呢,富九……

  富九聽著就有兩行眼淚滾滾而下。

热门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