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mm_性感的女神_性感肥臀

算命先生

时间:2020-05-22 12:33:11 出处:性感mm_性感的女神_性感肥臀

  初冬的京城,凌冽的寒風已經呼嘯而至,路上行人也是神色匆忙的走過,樹都變得光禿禿的,一片蕭條蒼涼的景象。

  凡是皆有例外,有一處非但沒有因為寒冷而失去生機,反而有越來越熱鬧的趨勢。京城的廟會十分的熱鬧,人聲鼎沸,摩肩接踵。大姑娘小媳婦都在衣帽首飾攤上討價還價,小孩子們手握冰糖葫蘆,眼睛還盯著那熱騰騰的番薯,口水直流大聲哭鬧著要買,實在熱鬧非凡。

  不過,角落的一個算卦攤卻與這場景顯得格格不入。算卦攤的攤主臉上戴瞭一副圓圓的墨鏡,留著山羊胡子,穿著也是黑衣黑褲,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算卦攤左右豎著一副醒目對聯,在白底的長條形佈上寫著。上聯:四柱八字,算出人間禍福事。下聯:五行八卦,斷出天下吉兇兆。橫批——鐵口直斷。

  這廟會之中,多是些市井小民,讀書習文也不多,懂得這對聯意思的人那就更少瞭,隻能看懂些“禍福”“兇兆”這類黃歷上出現頻率很高的字眼,這宣傳效果也是有限。算卦攤擺瞭小半天,卻是無人問津,隻有些大姑娘羞紅著臉看向算卦攤躍躍欲試,可能是想算姻緣之事,又怕遭周遭人的調笑,扭扭捏捏的觀望著。

  就在這時,街上來瞭倆大漢。這倆大漢滿臉絡腮胡子,在這初冬寒風之下居然隻穿瞭件短馬褂,嘴裡嗤嗤的呼著熱氣,兇神惡煞的向著算卦攤走來。周圍人看著他倆的架勢紛紛退讓開來,給這兇神讓路。

  一會兒功夫,兩個彪形大漢就走到掛攤面前停下,麻衣大漢先道:“你這瞎子,我本以為你是真瞎,原來是不長眼,敢在在本大爺地界上裝神弄鬼,糊弄這些傻子,你問過我們兄弟倆瞭嗎?”

  那算命先生也不驚慌,緩緩坐直看著眼前的大漢,輕語說道:“這位好漢,老夫早年學的這測算手藝,現如今也隻能在貴地擺攤算算姻緣禍福糊口,有得罪兩位大爺的地方還請多擔待一二。”

  “你個老小子,你要糊口,大爺就不用嗎?少廢話,在我們哥倆地盤上做買賣,就要懂規矩,這地方的租費你怕是要交一交的。”另一位黑衣大漢不耐煩的說到。周遭百姓聽聞這邊有爭吵,紛紛圍瞭過來,卻又聽聞這是這倆大漢的地盤,紛紛奇怪,這廟會可是官老爺的地盤,怎麼成這兄弟倆的瞭?

  “可是老夫今個尚未開張,哪裡有錢孝敬二位,老夫也別無他計,不如替二位好漢算上一掛,算是這貴地租金,可好?”算卦先生無奈的說到。

  “我們兄弟兩大富大貴之命,還用你算?有這閑工夫,不如算算今天你這老鬼要挨幾拳比較實在。”那黑衣大漢看來是個急性子,也不等麻衣大漢言語,便急急忙忙說出來。

  眾人雖然有些畏懼這兩大漢兇惡,但是仗著人多,也圍在一起看起瞭熱鬧。

  那麻衣大漢倒是一臉淡然,也不急躁,緩緩說道:“看來你這算卦的也算是有些自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敢誇下海口,算我等命運。隻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要是算準瞭我們哥倆給你賠罪,要是算得不準那就勞煩您交二十現大洋,如何?”

  周圍一陣躁動,我的乖乖,二十現大洋。這兩人比那剪徑的強盜還要狠啊,看著這算卦老爺子,就是賣瞭他也值不得二十現大洋啊。

  這時,那算卦先生突然站起,大聲說道:“這可是你們說的,要是我算的準瞭,我可不要什麼賠禮,傢中妻小可是餓著肚子呢,我要你們二塊現大洋足以!”

  麻衣大漢神色一怔,過瞭片刻才咬牙點頭,嘴裡說道:“老小子不要想騙的我兄弟倆,你這二十現大洋還是給我備著好,我也不難為你,你就給我兄弟倆算算這運勢,如何?”

  算命先生冷笑一聲,問瞭生辰八字後便不再言語,低頭掐指算瞭起來,嘴裡還默默作詞,旁人卻也聽不太懂。

  不多時,算卦先生突然抬頭,眼冒精光,對著著麻衣大漢到:“你們兄弟倆,幼年喪父,青年喪母。而且你那兄弟因傷人,曾在保定蹲過監牢。”麻衣大漢神色突然緊張起來,哆哆嗦嗦的說到:“你。。你。。你怎知道的這般清楚,莫非先前調查過我們?”眾人一看麻衣大漢表情,心道怕是說對瞭,又聽聞黑衣大漢蹲過監牢,怕也是亡命之徒,不由連連後退。

  那算命先生卻道:“我與你們素未平生,老夫也是今天剛來這京城開攤算卦,哪有閑工夫瞭解你們閑事。”說完,看著麻衣大漢沉默不語又說道:“而且,你還有一五歲小兒,自幼體弱多病,最近恐怕是得瞭大病,你這才出來打我這老東西秋風吧!實話告訴你吧,我推算你這小兒時日無多,看你面相恐怕也是中年喪子之相,回去準備後事吧!”

  麻衣大漢先是一臉呆滯,突然撲通一聲跪下道:“老神仙,您算的可真準,求求您救救我那小兒吧,我兄弟兩命苦,早年父母皆亡,中年之時才有子嗣,剛過瞭幾年好日子,這小兒卻身染重疾,眼看著就要離我而去。我也是沒有辦法,才做這劫盜之事!求求老神仙告知解救之法。”這時候,原本囂張的黑衣大漢也是一同跪下,一同苦苦相求。

  過瞭一刻鐘時間,算命先生終於放下瞭板著的臉說道:“罪過啊,你們這樣做不是救人,是害人啊。蒼天有眼,冥冥中自有天意,你們為瞭救人作惡,那也是作惡,蒼天當然不會饒恕你們。罷瞭,我今天算是泄露天機瞭,折損些壽元,告訴你們破解之法吧!”。“你們回去之後,剪下那小兒頭發一縷,送到寺廟中去,請那慈悲為懷的大師做法事,念十遍金剛經,再把頭發放到柳樹下燒瞭瞭,你兒就有救瞭。”說完,一副身心憔悴的樣子往後靠去。那兄弟倆千恩萬謝,磕瞭十數個響頭,留下身上所有的錢財,匆忙離去瞭。

  事情到瞭這裡,圍觀之人驚嘆連連,都以為這算命先生神機妙算,恐怕是得道之人,紛紛爭搶著向那算命先生問卦。這算卦攤便是從早上開張到瞭晚上,還是那算命先生連連告歉,直道明日還會來,方得離去。隻是這第二天這算命先生卻沒來,眾人隻好作罷。

  三天以後,京城一傢酒樓裡。隻見那算命先生身著長袍馬褂,頭戴瓜皮帽正坐在桌前飲酒。那幾日前的麻衣、黑衣倆大漢一左一右坐在旁邊。麻衣大漢舉起酒杯笑吟吟的道:“師傅,此次我兄弟倆演的如何?”

  那算命先生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手捏花生米說道:“這次你們兄弟倆的表現比上次保定府時候強多瞭,這次我們收獲頗豐啊,夠我們師徒三人用些日子瞭。”說完三人便哈哈大笑起來。那算命先生又道:“不過這京城,乃首善之地,達官貴人眾多,怕是我們師徒哪天招子不亮,得罪瞭大貴人,我們這江湖可就混不下去瞭,所以我們要換個地方。”那黑衣大漢急忙問道:“師傅,下次我們去哪邊擺攤?”

  算命先生哈哈一笑,馬褂一抖,說道:“不遠,天津衛。”

热门

热门标签